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极乐佛行淫纪
极乐佛行淫纪

极乐佛行淫纪

大闹松风镇,收服「金童玉女」后,极乐佛也不敢在此长期逗留。毕竟此地临近京师,闹出如此动静,朝廷不会坐视不理。收拾一番后,他携这夫妇二人离去。

  从此江湖又起波涛,不少门派,世家惨遭横祸,凶手却毫无踪迹。据目击者叙述,凶手有三人,黑巾蒙面,其中一人身材丈许,他们出手狠辣,毫不留情,杀人后,抢光所有金银财宝。这些遭劫门派,世家中,有寒山「雪山派」,洛水「寒梅山庄」,商洛「桃花门」……这些势力不算特别强大,在江湖上只排得上二流,但「雪山派」掌教「雪夫人」,和「寒梅山庄」女主人「寒梅夫人」,可是一流高手,连他们都不能抵挡,失去踪迹,由此可见凶手武功之高。

  这件事惊动了「三教」,正当他们准备派人去调查时,「雪夫人」和「寒梅夫人」竟然先后而归。她们失踪了数月之久,都以为遭遇不测,却不想二人安然无事。「三教」派人去询问,才得知,她们被佛门高僧「极乐禅师」所救,而且「极乐禅师」还击毙这三名凶徒,连被抢走的财物也全部归还。

  真是一位得道高僧啊,大家感慨不已,这不,就连「雪夫人」和「寒梅夫人」看向这大师的眼神也不对哩!那是什么……?崇拜,感激?……好像有些牵强……臣服,喜爱?

  呸呸呸……哪敢如此想,这是对「雪夫人」,「寒梅夫人」的亵渎,谁不知道这两位夫人性情刚烈,守身如玉。

  当年「雪夫人」丧偶后,追求者可是不计其数,青年才俊,名侠巨贾……,可「雪女人」毫不动摇,至今仍「形单影只」。

  「雪夫人」如此,那「寒梅夫人」更了不起了,她的夫君本一文弱举人,有幸抱得美人归,却不想身体虚弱,婚后三年就过世。「寒梅夫人」伤心欲绝,差点追随自家夫君而去,如不是下人发现得早,她早已香消玉殒。求死不成后,她好像彻悟了,这些年来,她把「寒梅山庄」打理得井井有条,家族生意也蒸蒸日上,赡养夫家老小更是无微不至,因此大家称赞一声,当得「奇女子」呐。

  如此贞洁烈妇,怎可亵渎,哪怕想想,多有罪过。

  再说「极乐禅师」,虽长得不堪,但所言所行,俱是佛门高僧气度。他一副悲天悯人形象,口念佛号,所言皆是「空」,虽红尘飘渺,却不染尘埃。

  如此「出世高僧」,贞洁烈妇,怎可把他们联系在一起,构思那些「邪门歪念」呢?但是……两位夫人……眼神确实不对阿……崇拜,臣服,喜爱,……都不够,应该是「死心塌地」……可是不应该啊!

  正当众人浮想联翩,却不知寒梅山庄后堂密室中,早已「战云密布,」「波浪翻天」了。

  只见众人称道两位的「贞洁烈女」,光着白花花的身子,躺在一张圆桌上。

  她们交叠在一起,互舔性器。而此时众人眼中的高僧「极乐禅师」,正光着黑胖身体,围绕两女,前后走动,品头论足。兴致起时,就挺动大鸡巴,或插入骚穴,或插进肛门,猛然耸动,再拨出来,让二女品尝含弄。

  「女人浪叫声,男子怒骂声,彼此起伏……」

  而眼前这一切,谁又敢相信呢?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转瞬之间,过去五年,极乐佛得这几位女子相助,势力发展迅猛,结交豪族,收纳高手,又通过「世家韩氏」及「内宦」推荐,进献「极乐丹」,让皇帝大喜,封为「国师」。

  如今势力稳固,又登高位,信徒众多,皇帝又御笔一挥,大建「极乐寺」。

  正可谓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,当年一名不值的挑粪奴才,谁又想到能有今日。

  有诗赞曰:昔日龌龊不足夸,今朝放荡思无涯。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这就是现在极乐佛,也就是狗子的心态。

  在寺房如厕,出恭后,站起身来,两名轻纱亵衣熟妇,熟练地褪去他身上的僧袍,用湿巾擦拭出恭后臭气熏天的肛门,及刚撒完尿的骚鸡巴,待擦好后,又以口舌相就,舔弄鸡巴,清理肛门。爽得极乐佛,哼唧哼唧乱叫。两女仔细砥舔,香舌伸进肛门,就连尿孔里残留的骚液多要吸出来。极乐佛很满意这两熟妇的侍候,当然更多是,心理满足。

  试问天下间谁人能得「雪夫人和「寒梅夫人」这两位贞洁烈女,如此无微不至的侍候?」恐怕皇帝老子都不能。

  他得意无比,淫笑出声。这两熟妇身心俱服,布施肉身,勾引高官和江湖高手,对他是言听计从。看着这两具熟沃肉体,淫媚的脸蛋,骚浪的眼神,鸡巴不由得一阵颤动。只是皇帝召见,不得不忍耐。两女舔完肛门和鸡巴,香舌往上移,一个舔着背部,一个舔着胸口,一直舔到肥脸,最后和他拥吻在一起。他伸出肥舌,任由两女舔弄。

  忙活了一会,两女像贴身妻妾一样,再给他穿上僧袍,俨然又是一副得道高僧形象。

  大梁皇宫养心殿,皇帝梁威,眼神阴冷,他年近天命,身体渐弱,但权欲更深。自原燕王「林信」去世,其子「林哲」继位后,原本高悬的心,终于踏实下来,但今日一封密信送到他案前,让他毛骨悚然。「燕王林哲勾结「林胡」,待京中生变,将举兵北返,谋朝篡位。」这是「三教」听风楼打探到的消息,而且他很清楚,林哲的镇北军已然偃旗息鼓,和林胡罢兵。他不敢贸然动作,怕林哲听到风声,提前举兵。毕竟林哲的亲信,遍布朝野。于是找来亲信大臣,在养心殿商量对策。

  「众卿有些对策?」

  大臣们,有的沉默不言,有的暗思对策,有的大骂林哲,乱臣贼子,更多的是不敢相信。

  梁威脸沉似水,他抬起瘦弱的身子,脸上不掩失望之色。

  而极乐佛则大喜过望,「林哲啊,林哲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自来投「,哈哈哈……这次洒家不把你搞得家破人亡,我名字就倒过来写。」他沉思片刻,假装痛心疾首,说道:「陛下,老僧观林哲面相,此人鹰视狼顾,有不臣之相,「三教」之言当假不了,陛下应早做准备,以防不测。」「国师,可有对策?」极乐佛作沉思状,思考片刻,说道:「陛下,不必忧心,老僧有一计。」「哦,国师快快道来。」梁威大喜。

  极乐佛如指点江山,娓娓道来:「要解决林哲,须得快刀斩乱麻,不给他反应时间。林哲势力,分朝堂和江湖两部分,首先朝堂上,抓捕林哲党羽,派使臣联系林胡,愿割地赔款,请林胡出兵对付镇北军,蛮夷之辈见利忘义,见林哲谋反不成,必起异心,其后朝廷再派一军,截断镇北军粮草,如此镇北军内外交困,军心必乱。再次是江湖,林哲网罗不少高手,其夫人也是江湖大派「广寒宫」之人,这些人高来高去,很难对付,陛下可通知「三教」魁首,让他们派出高手来对付这些叛逆。如此双管齐下,何愁林哲不灭?

  「哈哈哈……国师高见呐,如此大才,社稷之甚,吾得国师,如鱼得水耳。」林威大喜过望,满口夸赞之语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大梁,承乾十三年春,燕王林哲谋反事发,洛阳满城戒严,数十座官邸被抄,上万颗人头落地,是夜,满城腥风血雨。

  北地,一对俊男美女站在山峰上,望着下方野地里的镇北军,他们败退得如秋风扫落叶。在朝廷和林胡两支大军的夹击下,镇北军只抵挡了半日,就败亡而退,正被惨遭追杀。

  俊男低叹一声,「师尊果然算无遗策,师妹,我们按照师尊指示行动。」女子浪笑道:「义父说过,林哲此人目空一切,眼高手低。今日一看,果真如此,堂堂北地十万雄军竟只抵挡半日,就败亡了,真是败家呀。不过,听说此人,潇洒华贵,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哩,不知是否能抵挡得住奴家的美色?」闻听此言,俊男脸瞬间冷了起来,讽刺道:「人家妻子可是号称「广寒仙子」,身份高贵,艳名天下,可不是什么人多能比的?」「哟……你还知道吃醋?只是一个冷美人罢了,她哪懂风情,奴家自知,不如她美貌,可别的地方,她可比不了我。」「哼」……俊男冷着脸,转头朝山下走去。女子看着他的背影,低声咒骂一句,又连忙喊道:「师兄,等等我……」洛阳京郊,一名白衣女子抱着婴儿,她左手握着长剑,正在逃跑。此刻她眼神疲惫,脸色苍白,嘴角泛着血,显然已受到重伤。尽管狼狈不堪,浑身染血,但依旧丽色靓人,身姿婀娜,清冷高贵,宛如掉落凡尘的仙子。

  追杀声,越来越近,但她却步履蹒跚,已然逃离不及,看着怀中的孩儿,心中悲苦。

  「孩儿,娘对不住你了,咱们一起赴黄泉和你爹团圆。」说完,她黯然泪下。

  婴儿仿佛理解她的心情,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。

  三教追兵已至,把他们围住,为首之人,大声喝道:「奉魁首法旨,林哲妻儿,全部杀绝,一个不留。」女子绝望地闭上眼睛,只求一死。

  「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,这位女施主和我佛有缘,还请诸位手下留情。」这时一名肥大和尚突然出现,挡在白衣女子面前。这和尚就是极乐佛,在三教人马杀向燕王府时,他就暗中跟踪,其间也出手数次,助白衣女子逃跑,等到白衣女子精疲力尽,他才现身。

  「哪来的野和尚,敢阻挡三教办事,不知死活,还不走开,否则对你不客气。」「如此说来,诸位是不想通融了,也好……待洒家超度尔等。」极乐佛冷笑一声,提起禅杖砸了过去。

  一片刀光剑影,但哪敌得过极乐佛,片刻之间,追兵全部阵亡。白衣女子目瞪口呆,心想这位大师武功真高。

  安抚好怀中孩儿,白衣女子穆寒青颔首致谢:「多谢大师,救命之恩。」「不必客气,女施主与我佛有缘,洒家应该如此。」极乐佛暗藏冷笑,上上下下,仔细打量。当年惊鸿一蹩,仙音淼淼,流淌心头,午夜梦回,极尽思念,可眼前之人,还记得当年狗子吗?

  穆寒青疑惑,觉得这和尚有些古怪。「大师所言,小女子与佛有缘,不知何意?」「啊!」极乐佛急忙收起色欲眼神,颔首道:「洒家,曾受过女施主恩惠,可能你已经忘记了。」穆寒青点点头,却又记不起来,难道是王府救难,施粥救济?而这和尚也是其中一员,可是以他武功,当不至于此。

  见穆寒青毫无反应,极乐佛脸色铁青,暗叹一声,她果然早以忘记了,心中痛苦,又有解脱之感。仔细打量,见眼前玉人,俏脸精致,身姿婀娜,果然倾城倾国呐。心中变态心思突然发作,直欲把她摧毁。

  念了声佛号,极乐佛说道:「女施主,此地不可多留,请随洒家,去一处避难。」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话分两头,宁奇做事爽快,当晚就把极乐典籍给我送来。安抚好清风,连忙挑灯夜读,想要加入极乐寺,当然要了解其经义。几本不算厚的书籍,倒也难不住我,只是读后,让我三观尽毁,里面释意,简直歪曲佛门。几本书,从头到尾,都离不开一个「性」字。性是万事始,性是万物终,唯「性爱」才可脱离红尘苦痛,达大极乐之境,彼登西方净土。不愧是邪教,思想歪曲。还剩最后一本,我已索然无味,随手翻了几下,忽然出现一副图,再往后翻都是图,而且还是春宫图,再看封面,名为「神女化蝶记」,作者「吴道子」。

  「吴道子」?当世画中圣手,一画千金。宁奇怎会拿此书过来?或许下人拿错了。

  即是吴道子作品,但好好品鉴,品鉴……

  前言不多,只是描叙神女如何美貌,以吴道子挑剔的眼光,那说美,肯定做不得假,他说今生仅见,可见这画中美人,是如何绝代顷城?第一幅画,白衣女子抱着一名婴儿,手握长剑,绝美的脸上尽是悲伤,在她周围是一群杀手。

  「咦!这白衣女子和我娘长得一模一样?」吴道子是写实画家,画中人物和真人没多少区别。

  再往后翻,见一佛陀杀出,解救了这对母子。这佛陀身材肥大,长相丑恶,眼中色欲直射。文字注解这佛陀就是极乐佛,随后他带领这对母子进了一座山庄。

  应当是清泉山庄……

  再往后翻去,内容越来越不堪,春药引诱,强迫就犯,鞭挞肉体,绑骑木马……然后野外露出,客栈交合,无遮大会,白衣女子越来越沉沦,直到她毫无羞耻之心,和其他女子在极乐佛面前献媚争宠,主动吹箫,舔菊,肛交,喝尿……双飞,3P,乱交,直到6P,3个洞都被插得满满的,玉手还撸着两根鸡巴,绝美脸上,骚浪无比,在高潮的时候,骚水喷得有数尺高,高耸雪白的巨乳上,黑色蝴蝶飞出,翩翩起舞。这就是化蝶记?

  前面图里,这女子虽然和我娘长得一模一样,但身材不像,我娘身材犹如魔鬼一般,前凸后翘,奶大臀肥,这女子修长苗条,比我娘要单薄一些。可后面图里,这女子就和我娘一模一样了,无论长相还是身材。难道真是我娘?顿时我觉得,心多要碎了,难以言说的伤心,痛苦,让我呼不出气来。

  为什么娘不告诉我?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我一定要搞清楚。宁奇似乎知道一些,他念念不忘的「玉蝶」,应该就是我娘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深山古刹,宫如雪寒着脸,推开正跨在熊刚身体上交合的女子。熊刚正爽着呢,被人打断,有些恼火,抬头正要叫骂,见是宫如雪,便连忙压下火气。

  宫如雪,冷冷道:「去洗干净了,圣母召见你。」熊刚大喜过望,牛眼挣得老大,简直不敢相信。穆寒青上位后,对他不管不顾,着实难受,每次脑子里,出现那清冷,而又带有一丝骚浪味道的目光,他的鸡巴都会立刻暴起。

  「洗什么?圣母召见,定有急事,可等不得。」熊刚随手拿起一件袍子,披到身上,向侧殿走去。

  「这莽汉,可有得姐姐受了。」宫如雪摇摇头,自嘲一声。

  推开侧殿大门,熊刚眼睛一亮,欲望爆棚,鸡巴瞬间勃起,只见穆寒青背对着他,正透过打开的窗户,仰望星空,微风吹来,秀发飞扬,飘飘欲仙。她身上只着一袭紫纱,贴在雪白的肌肤上,硕大的肥臀,下半边完全露出,那修长的大白腿蹬在地毯上,挺直有力。

  熊刚觉得自己快爆炸了,真想冲过去,把她扑倒,然后一顿猛操。

  穆寒青转过身来,睁开大眼睛直视熊刚。

  又是这种眼神,高贵,清冷,美丽,还有一股说不清,道不明的骚浪味道。

  熊刚眼神闪避,却打量她身上其他部位,高耸的酥胸半露,乳房雪白硕大,不见一丝下垂,就像两座雄伟的山峰,挤靠在一起,中间是深深沟壑,小腰纤细,活力四射,再连接那硕大的肥臀,整个看起来,弧度非常夸张。

  熊刚口干舌燥,欲火飞腾,他嘴巴不停地张开又合下,想要说话,却发不出声音。

  见眼前莽汉的窘样,穆寒青微微一笑,说道:「奴家请熊堂主过来,是商讨教内防务之事,还请熊堂主赐教?」(注:欢喜教四大金刚各掌一堂,权利很大)美人一笑,如冰山融化,顿时温暖如春。「咳咳咳……」熊刚故意清了清嗓子,掩饰尴尬,输阵不输人。

  「圣母大人,教主新丧,教众们难免有懈怠之意,往后会好的。」「熊堂主,不知这「往后」,还要等多久?我看只是熊堂主有懈怠之意吧?」穆寒青脸色转冷,她直接把话挑明。

  熊刚是个莽汉,脾气暴躁,闻听此言,勃然大怒。「是又怎样?你在教中寸功未力,不过仗着是那老东西的姘头,狐假虎威而已。」「那你是不服咯?」穆寒青冷声说道。

  熊刚腆着恶脸,骂道:「呸,你个婊子货,老子就是不服。穿得这么骚,勾引你家熊爷爷哪!」穆寒青神色不变,但美目却娇滴滴地直视熊刚,声音转媚。「那熊堂主要奴家怎样做,才能服气呢?」含情脉脉的眼神,骚媚的声音,勾引他得差点说道,「让老子操你骚屄,我就服气。」他终还是强忍住,但看向美人的牛眼,却越发肆无忌弹,盯着高耸的酥胸,体味美人说话时,它的颤动。最后强压住欲火,脸色凶狠地说道:「想要老子服气也不难,只要你能胜过我身上的棍子。」话说完,他直接从背后抽出一根「熟铜棍」,摆好姿势,随时准备进攻。」「好,一言为定。」

  话毕,熊刚挥出棍子,抢先出手,他号称「霸天棍」,武功不是盖的,棍子重达两百斤,但在他手上却毫不费力。

  穆寒青如仙子飘舞,随风而动,熊刚连打数十棍,却连她衣角都沾不到。紫色轻纱中魔鬼身体,如跳艳舞,勾人魂魄,两条雪白的大长腿,动弹有力,如果夹住男人的腰,那该有多爽哪!

  熊刚被艳色勾引得失魂落魄,一个不小心,就被穆寒青点住穴道。「哐镗一声」,长棍掉落。

  熊刚脸色铁青,心中仍是不服。他喊道:「这次不算,你勾引老子,老子才失手让你制住。」穆寒青冷声道:「输就是输,如果我是你敌人,你早就死了,哪像现在,还听你废话。」熊刚脸色通红,想认输又丢不下面子,他牛眼乱转,忽然看到自己仍然挺耸的鸡巴,灵机一动,说道:「我还没输?" " 哦?」「哈哈哈……老子身上可不止一根棍子,下面还有一根呢?你只是赢过我手上那根而已,因此算不得我输。」熊刚贱笑道,得意不已。

  穆寒青看着熊刚,也不见恼怒,她往后轻捋秀发,嗲声道:「那要奴家怎么做,才算胜过熊爷下面的棍子呢?

  熊刚沉默,牛眼乱瞄,色眯眯的神情,不言而喻「咯咯咯……」穆寒青浪笑道,「你这憨货,想要奴家,就直说嘛?不如这样,如果你能在一柱香的时间内,抓到奴家,奴家就任由你处置。」「好,好,好……老子答应。如果一炷香时间,抓不到你,我也认输。」熊刚大喜过望,连忙点头答应。

  点上香,再解开穴道,熊刚一个猛虎扑食,冲向穆寒青,却不想美人纤腰轻扭,闪向一旁。熊刚又来痴缠,却总差毫厘,美人莲步姗姗,肥白巨臀晃来晃去,勾引得莽汉狂呼乱骂。「骚货别跑,等老子抓到你,一定操烂你的骚屄……」穆寒青动作灵巧,轻功高他甚多,因此故意戏耍他,直把这莽汉,逗得喘粗气。眼前美色离手边,总差之毫厘,而长香也快燃尽,急得他挥起一掌,熄灭了香火。

  穆寒青目瞪口呆,想要责怪,却不愣神,竟被这莽汉抓住。

  呼吸间,美人身体上满是异香,让人陶醉,熊刚紧紧抱住穆寒青,扛到肩上,向床侧走去。

  「啊……你耍懒,你不能这样……放开我……」美人小手无力地捶打着凶汉。

  挣扎了一会儿,渐渐无力,声音也转柔,她媚声道:「你就是个……无耻的大坏蛋。」把美人扔到床上,熊刚猛地就扑了上去,双手用力扯开轻纱,一对雪白巨乳弹跳而出,高耸入云。熊刚眼神呆滞,口水直流,简直太漂亮了,硕大的乳房,两手不能尽握,竟丝毫没有下垂,乳头黄豆大小,粉红色,鲜嫩可人。

  熊刚低头,猛地扎入两座山峰之中,先舔沟壑,然后一只大手用力抓住巨乳,嫩肉从指缝中溢出,接着又张嘴咬向另一个乳房,吸,舔,咬,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他动作粗鲁,毫无惜香怜玉之情。

  「啊……轻点……奴家疼。」穆寒青疼得秀眉紧皱,身躯微微颤动。

  熊刚不管不顾,动作越来越大,穆寒青不断喊痛。最后他竟直接坐到美人身上,伸出两只大手,轮流扇打雪白巨乳,扇一下就叫骂一声「骚货」,「啪啪啪……之声,听起来非常淫荡。

  在这屈辱中,穆寒青找到了好久不见的刺激,曾经有个人,也这样扇打他……她感觉到,自己的骚穴已经湿透了。

  「啊!……嗯……哦!……别打了,大奶子快被你……打肿了……」美人悲呼不已。

  此刻雪白的巨乳上,满是红色手指印,熊刚又开始舔弄,揉捏,狠咬。过了一会儿,又是一阵扇打。循环了不知多少次,两颗雪白巨乳,被玩弄得青紫不堪。

  恶汉越玩越过瘾,扇打得也越来越狠,同时叫骂道:「臭婊子,叫你装清高?

  叫你看不起老子?快叫「爷」……否则打烂你这两颗骚奶子。」「爷……!" 声音又甜又腻,比青楼妓女叫得还销魂。「饶了奴家吧,奴家……再也不敢了。」美人泫然欲泣,可怜兮兮地看着眼前凶人。

  熊刚长叹一声,有些不忍心。一种未曾有过的感觉,什么时候他竟然会有怜悯之心?」这骚货,竟能影响到我?」不由得心中一怒,喝道:「臭婊子,分开双腿,把骚屄掰开,爷要好好观赏一下。」「你这个坏人,才不要呐,奴家又不是青楼妓女,怎做得来这等肮脏事?」美人故作娇羞,嗲声说道。

  「啪。」熊刚狠狠地扇了她一耳光,叫骂道:「臭婊子,装什么清纯,被人玩烂了的骚贱货色,还敢跟老子抬谱?」话完,随手又甩了一记耳光。

  穆寒青满脸屈辱,但更多的是兴奋,她本来就是个被人玩烂了的骚贱货色。

  曾几何时,那个肥大身影,也这样狠狠地扇她耳光,用语言羞辱她,而那时,她只有崇拜,顺从。以前的感觉又回来了,是如此的怀念吗?

  熊刚见美人屈辱的眼神中,闪过一丝兴奋,也是回过味来,原来这骚货喜欢这调调。心中暗骂一句,「操他娘的,当初还把她奉为仙子,却不想原来是个千人骑,万人插的烂婊子。」心中不耻,但却更兴奋,他就喜欢这样的骚浪贱货,更何况眼前之人,身份尊贵,貌美如仙。」「啪,啪,啪……」又抽几记耳光,打得穆寒青哭泣出声,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,「呜呜呜……不要再打了,好疼,呜呜……你就是个坏人……一点都不怜惜人家……打死我算了……呜呜……」白皙俏脸被自己扇打得有点红肿,美人屈辱哭泣,熊刚觉得画风不对,怀疑自己是否有些过了?大手摸摸后脑勺,想要道歉,却不知怎么开口。

  穆寒青有些失望,心中暗骂这憨货,「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傻子,人家在演戏嘛,怎么就不忍心了呢?」如果是那个肥大身影,他一定会毫不留情,非要打得人家毫无羞耻之心,向他磕头求饶为止,然后让我张开嘴巴,喝他腥臭无比的尿,接着帮他清理骚鸡巴,再舔干净那肮脏的肛门。想起这些,骚穴就更湿了。

  熊刚有些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太粗鲁,于是主动扯下轻纱,美人已然全裸,他双手各提起一条雪白大长腿,向上折到美人的身体两侧。再定睛看去,只见美人大白屁股翘起,屄蕊朝天,精心修剪过的阴毛,黑得发亮,呈倒三角状,暗红色的阴唇,光滑妖艳,两边闭合,浅褐色的菊花,纹理清晰,在加上那雪白挺翘的硕臀,黑白分明。美……太美了……勾人犯罪的美,而且还不只如此,在屄穴上方的阴蒂上,竟然穿了一个金光闪耀的小环。

  熊刚睁大牛眼,简直不敢相信,这是平时那清冷,高贵,绝美的仙子吗?竟然被人穿环,就连青楼最下贱的婊子,都不会做此事。在今世,女子穿环代表着什么?那不仅仅代表着下贱,那是「奴」的标志,是一个女子身心俱服,甘愿为奴的标志。如果女子不同意,强行穿上去也没意义,因为随时可以摘下来。其实熊刚有点误会穆寒青,曾经她身心俱服,主动要求穿环,但早以事过境迁,可这环却摘不下来了,因为此环是极乐寺法器「极乐环」。虽然穆寒青穿上此环后,有些屈辱,但对她修炼采补功法却有裨益,而且也能增加性爱乐趣,后来就逐渐释然了。

  穆寒青见熊刚吃惊的神情,也不以为意,不只熊刚一个人,她的很多面首也有过如此神情,所以她早以见怪不怪了。看着熊刚呆傻模样,她咯咯浪笑道:

  「爷~ ,人家骚吗?如果「爷」有本事,人家还有更好的东西给您看呢?就怕「爷」没那个能耐?」熊刚大怒,「啪」地一声,狠抽了一下硕臀,大声叫骂道:「穿屄环的臭婊子,敢怀疑老子?告诉我还有什么好东西?否则抽烂你的骚屁股。」穆寒青故作惊恐之状,躲避着熊刚凶烈的眼睛,媚声道:「啊!熊爷,奴家好怕哟!求求你不要打奴家的骚屁股。」话毕,她猛烈挣扎,似想要脱离熊刚的魔掌。

  熊刚一时大意,竟给她挣开,只见这熟沃贱货,四肢着地,像狗一样,在床上爬行,那硕大雪白的骚屁股,一边爬,一边摇,勾得熊刚心痒难止。

  「操你妈的,骚母狗,老子打死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货。」熊刚被勾引得欲火焚身,神经暴躁,他连跨几步走到她面前,扯起秀发,连扇十几个耳光,打得美人头晕目眩,眼冒金星,甚至连骚穴多泛出水花,最后他仍觉得不解气,扯起美人的秀发,将臻首按到床上,提起臭脚就踩了上去。

  极致的羞辱,甚至嫖客对最下贱的婊子都不会如此做。而此刻,熊刚却用脚踩着穆寒青的臻首,一双大手也不闲着,轮流扇打着雪白硕臀。

  似曾相识的感觉,那肥大身影也对她如此侮辱过,只是比现在更甚,更屈辱,记得是让喝盆中的精液,她不喝,那身影就直接用脚,把她的头踩进精盆中,差点被呛死。

  「啊,不要……好疼……呜呜……不要啊……呜呜呜……骚屁股要给爷打烂了……」屈辱的哭泣声,隐约带有一丝兴奋。让熊刚虐待之心更起,他揉动臭脚,将她臻首侧转,然后对着那精致的脸蛋,吐出腥臭的口水。「就把她当最下贱的浪婊子玩吧,真是过瘾哪,人前仙子,床上骚货,如此极品,不知道怎么调教的?」「呜呜……熊爷……好疼,饶了奴家吧,呜呜……别打了……骚屁股肿了……呜……让奴家伺候爷……给您……吹箫,给您……舔屁眼,呜呜呜……饶了奴吧。」熊刚简直不敢置信,他还没提要求呢,这臭婊子竟然主动提出,要给他吹箫,舔屁眼。就连最下贱婊子,多不可能主动提出,给男人舔屁眼,毕竟这是身体上最肮脏的地方。而眼前清冷,高贵,美貌胜过仙子的女人,却随口而出,可见她不知道舔了多少男人的屁眼了。真是个毫无廉耻,自甘堕落的贱货。不过这种贱货可不多见,特别是她貌如仙子,高贵如神妃,却下贱得,连妓女多自叹不如,真是极品。也不知道何人?竟然调教出如此「极品骚货」。再想想她武功胜过自己不知多少,却甘愿被他羞辱,玩弄。熊刚不决得,豪气冲天,顿时一种天下我有的气势。

  熊刚疯狂扇打着硕臀,大声叫骂道:「臭婊子,快叫「爹」,只要你叫我「爹」,我就饶过你。」这个莽汉,最喜欢被他玩弄的女子,叫他「爹」,宫如雪也曾被他逼迫叫过,穆寒青当然一清二楚。当然穆寒青叫过很多人「爹」,甚至还叫过「爷爷」,但如此便宜这莽汉,心中不爽。转念一想,还是算了,毕竟要收服这莽汉,再说刚才她也很爽,很久没有这种屈辱感了。

  被极乐佛调教后,她一直都认为,自己天生就是个骚浪贱货,因为在极乐佛调教过的女子中,她是最骚,最浪,最不知道廉耻的那个。极乐佛让众女到青楼接客,她做得最好,每天接客人数最多。其他女子都挑客人,像老头,乞丐,这种类型的,她们都不愿意接待,而自己照样接,而且给他们像其他客人一样的待遇。至于为什么会这样?她也不清楚,或许是「百媚之体」,或许是极乐佛对她调教最深,还有可能就是那个「极乐环」,最后也可能是那只可恶的「玉蝶」吧?

  哪怕她脱离极乐寺已有十多年,可还是那样的下贱,这些年自己的骚屄不知道被多少鸡巴操过了,后山「圣母宫」,光面首就将近百人,这些面首什么人都有,官员,侠客,山贼,农夫,乞丐,奴隶……至于年龄相貌如何,自己并不在意,唯一要求就是要鸡巴大。自己欲壑难填,以前最多也只是叫五个男人同时侍候自己,可是修炼「玄女决」后,一次至少要七八个男人同时侍候自己,才能满足,骚穴同时被插入两根鸡巴,有时候甚至同时插入三根,骚屁眼也被两根鸡巴同时插过,三根就塞进不去了。令她庆幸是,自己骚屄依然粉嫩,没有变黑,被这么多鸡巴肏,如果换成其她女子的,早就被肏成黑木耳了。但是骚屁眼就没那么幸运了,以前粉红色的菊花,现在已经被操成浅褐色。

  【完】